出版 25 年后《足球俱乐部》杂志正式休刊这本杂志

发布时间:2020-03-01 02:46:30 来源:云顶娱乐-云顶娱乐app-云顶娱乐官网点击:11

  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Premier League)

  出版 25 年后,《足球俱乐部》杂志正式休刊,这本杂志曾带给你那些回忆?

  2019 年 1 月 7 日,有着25年历史的《足球俱乐部》杂志正式休刊。《足球俱乐部》杂志创刊于1993年5月,是国内最早创办的非官方专业足球杂志。随着网络时代来临,纸媒落寞,如今,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杂志休刊令球迷唏嘘不已:“再见青春”“第一个让我氪金的东西”...

  我们可以有很多理论,很多客观事实来论证纸媒体衰落的现象甚至是必然性。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一份月更十万字的杂志,形式上不如一个日更千字的公众号,甚至一篇充满水货的文章,阅读量也比杂志里的长文要多。

  近年来倒下的纸媒体,原因都和《足球俱乐部》差不多,在这无需也无力对此进行深究。

  虎扑热帖下,高赞回帖说这像一本山寨的《足球周刊》。事实上《足球俱乐部》创刊比《足球周刊》更早,在江西这个欠发达,尤其是媒体欠发达的省份,诞生了一个辐射全国的媒体,很难对它的门面有更多要求。

  我最早从高中开始买《足球俱乐部》,原因是它每期都送海报,那时候《足球周刊》是不送海报的(起码到2013年才开始)。那时候买回来的杂志也不是每期必看,每文必看,只看感兴趣的部分。

  那是信息相对今天匮乏(缺少自媒体)的时代,这本杂志7块钱,却包含了很多想必是作者精心策划后完成的文章。不知道全国上下像我这样粗心的读者有多少,他们贡献的钱够不够付稿费。

  中心媒体的观点也塑造着受众对足球的世界观。看《足球》、《天下足球》、《足球周刊》、《足球俱乐部》的人,对足球会有过不同的见解。有的人留言说是《足球俱乐部》让他认识帕尔马俱乐部,我也曾因为某期《天下足球》让桑普多利亚这个名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虽然我几乎没看过意甲。

  有的人还因此进入这个行业,比如曾经的编辑邱翼曦在他的公众号(仰卧撑)写到,他在2013年毕业后进入《足球俱乐部》工作。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下我看到另一个认识的人,南安普顿俱乐部的中国负责人(具体职位忘了)任佳琪,他们都受过这本杂志影响进入这个行业。

  我也不例外,在中学时期受这些足球的时事的杂志影响,进入了媒体行业。刚开始做体育公众号,便有幸得到邱翼曦很多帮助,他给我介绍作者,供稿,联系一些圈子里的人。当然他在此过程中也赚了一点钱。

  但不幸的是邱翼曦成了送别这家杂志社的一员。

  事实证明在这个年代,不应该在读书时树立什么远大目标。在我学生时代,南方报社牛逼,很多人看,大家看比赛都靠电视机。没有微信,更没有公众号。

  在短短五年内,内容载体开始发生巨变。过去你需要付费获取信息,如今信息免费糊你脸上,许多互联网信息付费的尝试都在失败。在这个时代还能卖力生产一篇长而有料的足球文章的人,肯定都是出于热爱。他们的劳动成本没有下降多少,作品价值却被海量信息瓜分殆尽。

  两年前,给许多自媒体写稿子能有不错的稿费,而今随着寒冬来临,稿费不涨不意外,不减少已经偷笑。许多自媒体冒了出来,又很快消失无踪。而杂志社也只可能越来越少,不会出现更好的杂志社了。

  对了,突然想起来9月给某自媒体写的稿子还没发稿费呢。

  最早开始买是我的高中时代,那时候信息还比较闭塞,除了电视(家长怕影响学业,仅限于体育新闻),那就是《足球报》,A版总是大篇幅的中国足球,从甲A写到甲B。但有胜于无啊,只能看B版国际版。(体坛周报此时还是后话)。偶然的机会,应该是1997年,当时《足球俱乐部》连续几期有个专题叫《战地黄花分外香》,讲了前南斯拉夫的那些天才球员,萨维切维奇、斯托伊科维奇、博班等等,每期2.8元,内容制作之精良让人爱不释手,后来基本上每期必买,报刊亭被哄抢还得去邮局。再往后涨到3.8元,然附赠海报令人激动不已,全都被我用来装点房间了,当时皮埃罗真的是王子,巴乔和罗纳尔多两大帝星即将在国米携手,永恒的马队正在坚守红黑.......

  就是这样深爱着陪伴我度过了整个高中时代。再往后,离开家乡来到大学,视野开阔了,990、163拨号上网已经有了,《体坛周报》开始发力,人家有篮球版啊,先是大致对姚明,然后姚明进入NBA,国足进世界杯,《体坛周报》进入黄金期,留给单一足球杂志的时间也就少了……

  今天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说碎片化阅读也好,快节奏的生活也好。越来越少有人有耐心的去感兴趣看这些专业期刊的专业分析,专业的报道叙述。越来越少的人会去用心的喜欢一个球星,喜欢一个有着辉煌传统的足球俱乐部……

  1998年我在六七岁时看世界杯爱上足球,小学时候因为我爸在邮政局有订阅书刊的任务,于是我选了《足球俱乐部》和《足球世界》订了几年,我家总有一堆海报和杂志,我记得我老是带同学去我家送他们球星海报。而足俱又是江西的,所以从小对足俱特别有感情。

  大学毕业后(2013年),我成功入职江西报刊传媒成为了足俱的编辑,虽然收入不高,但对我内心而言这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因为这是儿时到大学都梦想做的事情,我还记得我大学时很迷茫,在出租房里拿着MP4看着老比赛对自己说以后要是能每天看比赛做跟足球有关的工作人生就很美好了。到足俱工作后,我实现了这个愿望,我每天都生活在足球世界里,上班看文章编稿子、想选题和作者交流、打FM(对,我可以边上班边玩FM)、看比赛等等都跟足球有关,下班继续玩Fm、看球和踢球。之后我在足俱工作了差不多快两年时间,经历了2014年世界杯。

  感谢罗勇老师看重我把我领进足俱,感谢师父吴笛指导让我成为一名算是合格的编辑,感谢刘伯峰老师对我的宽容和照顾,感谢冯翼翔大哥平时的帮助。

  2016年年底我开始做自媒体仰卧撑,足俱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事实上仰卧撑的作者班底都是足俱人,都是足俱的资深作者和对足俱有感情的人,正是因为你们这帮强大而才华横溢的足俱人,才让仰卧撑在圈内有一定的存在感。

  今天晚上看到虎扑一些年轻的用户评论原以为足俱是一本盗版足球周刊的杂志(而且是评论点赞数最高的)让我感到有点难过,毕竟1993年创刊的足俱比足球周刊创刊早太多年,而足俱也曾经连续7年稳居全国足球杂志发行量的榜首,虎扑上的评论也是骨感现实的侧面反映。1993年创刊的它曾经经历过辉煌,曾经它是国内发行量最大的体育杂志,在那个年代甚至很多地方都要早早在报刊亭排队才能买得到足俱。而随着最近十多年国足的堕落、纸媒的衰弱和领导的不重视,使得足俱变得尤为艰难比如说作者稿费大幅下降,印刷预算下降只能选择相对便宜的纸张印刷,而当时我们只有董哥一位美编、董哥还是兼职的。

  25年来,足俱经历过高峰和低谷,同样也不要忘了,最近的十七八年足俱也经历了刘老师和罗老师的青春。当年我小学订的杂志上,就有你们的名字!

  2019,足俱,想说爱你不容易!如果大家能有空,希望今年仰卧撑的足俱人们,约个日子大家来南昌坐一起聊聊天,踢场球吃个饭,把酒言欢!我们已经成为了足俱历史的一部分,上面曾经印有你我的名字,我们为了这个名字曾经热血奋战过。在布满灰尘的图书馆的旧期刊室,这些名字将永远埋藏在杂志合订本里。

  2019年1月7日,足球俱乐部杂志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宣布将进行转型升级的消息,而最直接的变化,便是已经创办25年的《足球俱乐部》杂志将休刊。

  而在去年12月最后一期的《足球俱乐部》中,也有如下声明:

  由于转型升级的需要,《足球俱乐部》将从2019年元月起休刊,未来将会有何变化目前还无法确定,大家可以关注《足球俱乐部》的官方微博,我们将会及时发布确定的消息。

  从1993年5月创刊至今,《足球俱乐部》已经在大家的支持和陪伴下走过了25个春秋,既引领过足球杂志的辉煌,也经过足球媒体的低谷,在国内足球报刊陆续“退场”之时,《足球俱乐部》仍然以对足球无比的热爱和神圣的责任感坚守着这块阵地,直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在此向一直以来全心全意支持我们的广大读者、作者、经销商和印厂等表示衷心的感谢,正是因为有了你们,《足球俱乐部》杂志才能走到今天,感谢大家!感谢所有!

  在告别了《足球俱乐部》的同时,休刊、停刊、合并、转型,这四个词在过去十余年间,成为纸媒或杂志发展的一个写照。2009年,拥有百年历史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因亏损而停刊印刷版,可以说是纸质媒体彻底走向末路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而当2011年最后一期《体坛周报》(《体育周报》)纸质版发行之后,所有中国的体育迷也发现,纸媒真的正在离开我们。曾经熟悉纸媒知名编辑纷纷下海自己创业,他们依然活跃在当下的中国体育圈,但却早已告别了曾经的纸媒角色。

  肆客足球创始人颜强曾经担任《体坛周报》副社长,上图为其驻英期间与罗伊基恩合影

  而纸媒之死,一个重要原因要归属于移动互联网。它将信息的速度、趣味性、完整性以几何倍数的效率增加,互联网与纸媒的竞争根本不在同一维度。而在这场没有交手的对决之中,以信息传递为核心的新闻性报纸是最先被消灭的,微博成为我们获取资讯的重要方式。而做深度内容的周报则相对坚持的久一些,但随着微信订阅号、今日头条等分发平台的出现,他们的日子也愈发不好过了。

  迫于生存的压力,最近一些年,每到年初和年尾,我们都会接二连三的送别记忆中那些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又很陌生的报纸和杂志。《黑龙江晨报》、《法制晚报》、《北京晨报》以及我们更熟悉的《足球俱乐部》是今年的离开者。在这个时代下,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们必须告别。

  或许我们依旧记得小时候省钱买杂志时候的画面,依旧记得翻开每一期杂志那一瞬间带来的愉悦感,依旧记得那是那个时代我们接触足球的一扇窗。但这些陪伴注定将成为历史。

  但是,就像《足球俱乐部》以及众多纸媒在离别致辞中说的那样,他们希望告别的仅仅是纸张这一媒介,而保留其所扮演的媒体角色。

  近年来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消费者习惯骤然发生了巨大变化。内容领域创业大潮的袭来在带来充足精神消费品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粗制滥造的文字、视频垃圾,这些内容连最基本的真实性都难以得到保证。在读者巨大筛选成本的基础下,专业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立足有了可能。这就给纸媒的转型提供了一条生路。

  但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媒体转型就是单纯的建一个app。你不能说这样的做法不对,但app们眼看着也将成为我们送别的下一批对象。看看那些消失的地方媒体和死掉的app,就知道转型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

  想起刚上大学时,老师说的一句话,不要进传统媒体。后来与老师交流时,他并不是反对我们进纸媒,不是所有纸媒都传统,也不是所有非纸媒都更创新。媒体中同样存在二八定律,百分之20的记者和编辑完成了百分之80分内容创作。当这些人离开的时候,这家媒体便成为了老师意义下的传统。这个传统不是分发形式上的,而是思想上的。

  回过头来让我们再度和《足球俱乐部》说再见,希望他们可以转型成功。

  最后,大家可以在留言区交流你最后一次看《足球俱乐部》的感觉。

  体育产业生态圈原创稿件,欢迎转发,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寻求转载请添加圈妹微信(ID:quanmei20)

  很痛心,这是我一直看到结束的杂志,就这样没了,心里面着实有些难受。

  我是1995年开始看这本杂志的,当时我正迷意甲,是帕尔马队的球迷,那段时期帕尔马和尤文图斯一直在争冠军。

  有一天无意间在街上卖杂志的地方,看到了这本足球俱乐部,上面经常有写帕尔马队的评论和消息。

  从此以后,我就养成了买足球俱乐部杂志的习惯,从不间断,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期没落,毕业出来工作以后,也一直在买,还专门拿一个书柜来放这些书。

  不过这几年我也有预感,随着手机客户端的兴起,现在看纸媒的越来越少,足球俱乐部的杂志也愈加难订。

  我在贵阳师大这边有家卖杂志的,跟老板关系好,当时我去订足球俱乐部,老板说没有啊,货都完了,只有足球周刊……好几回我要买,也只能在网上掏。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预感到足球俱乐部可能要休刊了,因为没人看,大家都去看手机或者电脑了。

  足球俱乐部这本杂志,跟其他杂志不一样,首先他专业,文章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太过波澜的描述,全是很客观的从战术或者球员的履历来写,初看可能枯燥,但是看过后让人回味无穷。

  其次,喜欢介绍新人。很多刚出道的球星,媒体上还没有大肆宣传,足球俱乐部就开始介绍了,而且很详细。

  我记得在03年以后,印象有点模糊了,是足球俱乐部还专门就有一个专栏,是写新人的,有哪些新星,或者说有前途的,都会花篇幅去写。

  因为这本杂志,我认识了许多新人,也为看球指明了方向和道路,当别人不知道新人是谁,甚至没见过踢球是怎么样时,我都了如指掌。

  大学里面,我被同学称为“足球刻印机”,也是因为平时看的杂志比较多,了解很多足球方面的知识,脑袋里有关球星的所有特点,我都记载脑袋中。

  身高、位置、体重、技术特点等,就像一台机器一样,一提都能说出来。

  后来,由于对足球俱乐部的喜爱,我开始向他们投稿,笔名是月宫亚由,从此走上了足球评论的道路,奥迅球探网、懂球帝、足球俱乐部、足球周刊等地方都留过我的足迹。

  迄今为止,我觉得个人写的最好的就是《中国足球史线年的时候,我为了写这个东西,工作之余,也是查阅了无数足球俱乐部的资料,才汇集而成。

  每当拿起杂志,看着我曾经写过的东西时,都是满满幸福的回忆。

  如今很少看球,也很少写球评了,不过每当热血沸腾的时候,还是会扬起笔和电脑,洋洋洒洒地写几篇,内心对于足球的热爱,始终都没变过。

  虽然足球俱乐部休刊了,但不代表着这本杂志就此会结束,它所遗留下来的专业精神,也刻印在了我的心中。假如哪一天足球俱乐部还能出刊,希望我去写评论时,我一定会写,哪怕没有一分钱稿费也愿意。

  一个普通读者视角,曾经长期足周读者,偶尔也读足俱,借题发挥。

  足球俱乐部,是初中的时候学校图书角有足球俱乐部,整体的制作就很有年代感(更不用说那些与主流译名格格不入的翻译)。不过当时足球周刊已经开始改版,走向大彩照铜版纸的风格,自然更加讨人欢喜。

  有人提到足球俱乐部是江西走出去的,但是足球周刊和体坛周报也是湖南走出去的。与足球俱乐部相比,足球周刊后来吸取了很多与时尚杂志相似的元素,在排版,尤其是封面的制作上下了很多功夫。同时,与全球几大足球媒体的广泛合作,既是权威采访素材的来源,也得到很许多珍贵图片的版权(比如金球奖的颁发媒体法国足球),使得仅仅是封面就足以让整本杂志具有收藏价值(我个人很喜欢珍藏每年欧冠、金球、年底盘点以及百期刊),在某一段时间内,海报和球星卡也做得很用心(很喜欢那套漫画球星的)。

  虽然足俱在竞争中存在一些劣势(比如背后没有体坛周报这颗大树),但是在这样的潮流下,足俱的应对还是显得有些缓慢,一些之前自成一体的东西就不容易被大家所接纳,虽然有时送起球星卡来还是很慷慨(有一次范尼和亨利的联赛进球对比卡一期送了我八张),但是杂志排版的年代感,和新闻素材的权威性不足(国际新闻拿到一手信息源的能力还是与足周还是有差),不免让一些希望阅读到有深度文章的读者感到失落,甚至会放大一些比较trivial的细节(比如比足周页数少,行间距还大)。

  与足球俱乐部往往选用比赛照片不同,足周的封面风格比较多样,对背景的利用更加充分

  两家杂志的成功,与当时的传播媒介不无关系,在那个看球的年代,战报传播的极限是门户网站/体坛快讯(还记得腾讯体育和新浪体育一家结果出得快,一家深度分析出得快),在这个节奏下,周刊形式的杂志,能够有效地吸收一周之内发生的几件大事,并将他们转化为具有深度和高度的稿件。借助于体坛周报的资源,在重大比赛(包括金球奖颁奖)之后体坛和足周往往能够连夜进行印刷上市(记得足周一般是周四有,当然北京会早一些,里面已经会有周中欧冠的报道了),哪怕在互联网媒体遍地开花的现在,这也是让人敬佩的速度。而第一时间的阅读,就意味着在观点上能先入为主。

  不过在转会窗,尤其是夏窗的瞬息万变的阶段,周刊形式的杂志就显得力有不逮了,这也就为后来的衰落埋下引子。

  足俱的休刊,是伴随着纸媒衰落的大环境,这点很多人都提到了。私以为这一点可以从两个方面解读:一方面体育不再是青少年宣泄多余精力的主要渠道(不过好像从来就不是),过去有搜狐美剧,现在有快手抖音,获得快感的途径更短、更强烈。另一方面,赛事信息传播的旗手、从门户网站转移到了各大论坛,门户网站和媒体为了言之有信,在确认消息源之前需要进行多方验证和等待,与此同时,论坛可以以数倍的信息量生产新闻。而人们的心态也在起变化,他们不满足于仅仅作为消息的观众,而是被鼓动着充满了表达的欲望,这些欲望是不能够在单向传播的渠道上得到宣泄的,而网络斗嘴灌水、直播弹幕、表情包,就扮演了这样的舞台。更不用说gif为代表的新的传播方式了。这些不仅改变了媒体,也改变了受众的心态。

  也许是为了制作上的考虑,后来足周改成了半月刊,私以为这实际上削弱了足周的吸引力。杂志包装再精良,也不是为了收藏,时效性依旧被摆在相当高的位置上,而两周足以让一段消息走完被提起、被发酵、被澄清、被证实、被反转、被实锤、被遗忘的整个生命历程。前脚传出伊瓜因进入阿森纳体检室,半个月后可能那不勒斯处子球都有了。

  大概一两年前我(出于情怀)买了本足周,当时还被卞老师@卞卡戏谑了一番。而事实上我也看得很没有耐性,草草翻了一遍,就再也没有动过。

  虽然现在有了知乎和虎扑,但是当年那种在现在看来慢悠悠的追星方式的回忆是磨杀不掉的。07年卡卡雨夜复仇曼联的故事,以及后来特里迷失卢日尼基,都是通过当次的体坛周报得到的。那种五分饱的阅读,驱动着焦急的等待和如饥似渴的阅读。有一天迎着夕阳,在公车上迫不及待地看体坛上对于马竞小鲜肉阿坤的报道,下车的时候手上竟已经印上了“金童阿圭罗”五个墨字。

  不过,我相信低谷是暂时的,这样一家优秀的媒体,以及其他优秀的体育媒体,及时适应时代的变化,依旧能够让笔杆子们发挥才华,让我们读到精彩的评论和报道。

  足球俱乐部杂志-2017年第12期-吾喜杂志网有在线阅读足俱的链接

  最早的启蒙是《足球报》和《足球世界》,为了那期“保卫成都”我也曾经跑遍县城的每一个书报摊。

  后来爱上了《体坛周报》和《足球俱乐部》。大学军训是曾请求某个能每天回家时同学帮我买报纸,只为了那及时详细的联赛战报。

  而《足球俱乐部》最吸引人的,是那时还不多见的大幅海报,家中墙上长期贴着一张米兰的全家福和一张三剑客的合影。虽然不是每期都有,但也不时的买一买。在这个信息时代,纸媒的消退也是大势所趋,只是回首时,总有个为了一份,骑自行车跑遍县城的少年的背影。

  98年看球,千禧年前后资讯匮乏的初高中时代,在我们那个三四线城市,网络还不发达,了解足球的方式除了电视,就只有报刊亭里的报刊杂志,其中最爱的便是足球俱乐部,经济实惠,关键是还送海报,对于那个年代的学生党来说,真是福利。

  每买一期都会被同学传阅一遍,而碰到有自己喜欢的球星(我的最爱巴乔),总是会看完一遍又一遍。

  家里满墙的球星海报是我们同学必须的标配,而正中间的当然是自己的最爱。那是大罗、小贝风靡的年代(可我却不知道如何迷上了巴乔)。

  现如今杂志都还留着,一直舍不得扔,因为那都是我的青春啊。

  爱上足球是因为那年在书摊无意中鬼使神差买了一本足球俱乐部

  《足球世界》和《足球俱乐部》伴随整个中学时代......

  高中时代最美妙的时候就是米兰赢球后买每期的体坛周报和每期的足球俱乐部 每篇关于米兰的报道都反复的看 自从高考前夕伊斯坦布尔惨案后 再也没买过没看过 现在还是挺怀念那段时光

  是吗,我还在上面发表过文章呢,九几年吧。不知道那位给我写过信选中我投稿的编辑怎样了,钟立飞编辑。祝好吧。第一次到邮局取五十块钱的稿费还蛮激动的呢。不过现在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居然写出那样让人脸红的发酸文字真是感叹岁月不饶人呐。记得有一个作者写过一首卡尼吉亚的诗,我当年觉得写得真好_风中的长发散发着,的味道。天知道,我当年怎么喜欢这首诗呢。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真是,恍如隔世。

  我还记得初中时候买的第一本足球俱乐部,里面有一篇专题报道,玻利维亚的野兽队长,10号埃切维里!超帅的长发和队服!为了要中插海报,每期必买!贴满了自己的屋子